大米。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田,你拿它来种什么?
桐书:tongshu7
 

梅雨杏黄

红豆苗长

银河不再

静待吾郎


君不见

溪清石浅鱼亦慌

腊梅未开桂花香

尾生守诺拥桥柱

瓜田李下他人忙

柳堤秦淮生明月

十娘沉箱岁月张

西子泛舟西湖上

陶朱远走定陶乡


噫嘻,惟愿天长在

汝心如铁吾如钢


她弹起钢琴的那晚,依稀天空中只有光。

而实际上,大厅里灯火通明。空旷的大厅里没有别的人,只有她,静静地坐在三角钢琴边。钢琴的触须延伸到每一个角落。 

他说,要不,还是来一曲梦中的婚礼吧。

她抬起头来,冲他微微一笑,又低下去。潮水般的音乐一下子铺泻而来,他却看不清她的面容。


看门的大爷接过烟,默默地打开门,没有言语。

他牵着她的手,穿过昏暗的小区道路,穿过栽满毛竹的林中小道。她的高跟鞋,轻轻的敲击着草丛上的石板,在黑夜里显得异常轻快。

夏夜早已褪去热浪,显现出夜风的温柔。他搂紧了她的双肩。

半夜三点,门口的路灯光仍然独自开放。


不...

我看着寂寞长大梅艳芳 - 床前明月光

part1•

每个人都曾经有个喜欢的歌手,无关男女。于梅姐,我只能用“妖娆”来形容。


她是我最喜欢的歌手,没有之一。依稀记得初听这首歌时的惊艳,那是多年前的秋夜。海风带着潮湿扑面而来。


“我看着寂寞长大,开出来花。”就那样猝不及防的闯了进来。


part2•

关了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黑暗的窗前,不想言语。


我承认梅姐的声音充满魔力,如同失恋的味道,仿佛可以看到落寞神情。之前,还从未见过大海;之后,也寥寥无几。


可是你能感觉出来一种芬芳散发出...

《一朝痴绝误此生》

一树一树的桃花,也比不过她在桃树丛中灿烂的笑容。

天刚接上一点点的冷,但别人还穿着短袖。一路奔波,心可以长出草来。

他站在她的门前。有人问你找谁。他笑而不语。

她正坐在办公桌前,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在一瞬间看到他,如同时光停滞。


她笑。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他淡淡的说。

那时阳光正好。午后的阳光如水,倾泻在林木深深的院落里,处处露出斑驳的阴影来。

她常常笑说自己每日的工作就是把所有经过的树都点一遍。


有人不食人间烟火,有人注定只能眷恋红尘。但嫦娥的广寒宫如此清冷,又如何度过萧萧永夜。

她带他去夜市。撸串,烤鱼,啤酒。温暖的如同一段旅程。其实更应该来一场白酒,只有白...

《归去来》

1

听她弹起钢琴的那晚,依稀天空中只有光。


而实际上,大厅里灯火通明。空旷的大厅里没有别的人,只有她,静静地坐在三角钢琴边。钢琴的触须延伸到每一个角落。


他说,要不,还是来一曲梦中的婚礼吧。


她抬起头来,冲他微微一笑,又低下去。潮水般的音乐一下子铺泻而来,他却看不清她的面容。


2

看门的大爷接过烟,默默地打开门,没有言语。


他牵着她的手,穿过昏暗的小区道路,穿过栽满毛竹的林中小道。她的高跟鞋,轻轻的敲击着草丛上的石板,在黑夜里显得异常轻快。


夏夜早已褪去热浪,显现出夜风的温柔。他搂紧了她的双肩。...

植子一别,渺无音讯

一封长信开不了口,也看不见

而烛光如豆

不过是如同梦境

孤影飞鸿的人是没有勇气的


陌生旅途,在大山深处

一种生活遇上另外一种生活

如同青蛙遇到了苍鹰

虽然某日某时

苍鹰站在井口看着它,不说话

却也不肯告别


她的玫瑰花园

在初夏便已盛开

还未接秋

在一夜之间,如同废墟

谷底布满有关于太阳的图腾

而她,只能在黑暗中出现


不管是藏地,还是东渡扶桑

都没有想象中的草原

栏杆拍遍,不如江南莲叶田田

 

千亩长沙

万里河山

从未谋面,便也无从思念



《浮华满城》



她习惯于独处,至深处近似于自闭状态……这是她的生活方式,心底无比明白,却无从改变。

她很少外出,大部分空闲的时间宁愿呆在家里,收拾房间,阅读,听音乐,做插花,或者绣十字绣。偶尔也做饭,但是很少,更多的是给自己做水果蔬菜沙拉,省心省力。

喜欢独处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洁癖。房间里一尘不染,装饰素净简洁。暗褐色的木质书桌,草绿的窗帘,淡蓝的碎花棉布床单。房间里有一扇朝南的窗,不大的窗台,摆放了闲时养的两盆花,一盆水仙,一盆吊兰,吊兰如同三级跳台,长出一根长长的茎,结出下一级的次生根须来,一直垂到书桌上。

除了正午时间,房间里都不会觉得阳光太过于强烈,温暖柔和。若是有幸你住在对面楼上,会常常看到这样...


她说,早晨阳台的花要浇水,客厅阳台的花要用喷壶;绿萝的加水进托盘。还说,每天要早点睡觉,不许看电视太晚。

她第一次离开,出远门。他需要长时间适应她不在家,以前没有,以后也许还会有。并非容易做到。



花终于被他养的枯萎了。

仅有他一直最喜欢的那盆花一直在,每每开出两三朵来,鹅黄的色彩,稚嫩而娇小,微风吹来就会摇曳生姿,伴随着幽暗花香。

上天不会亏负每一个人,只要是你所欢喜的,就一直在。



宽敞的书房,摆放着厚重的原木长桌,四周墙壁都是从下到上的书柜。要有大大的落地窗,外面就是种满花草的院子,可以放张躺椅静静的晒太阳。

这是她的梦想,也是他的。虽然梦想很远,但风会吹,云在走。



客厅的绿萝依然非常坚强,即使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已经忘记了。

阳台上的花却养成了习惯,每日晨起,迷迷糊糊中都会跑去浇一壶水。花还没有开,两个花骨朵悄悄的团起来,可以承载他所有的期望。

其实这样也蛮好,但未来更让人向往。

“里昂,你不知当我在一场浩劫中逃离走进你的门前,你开门时那束阳光倾泻在我身上,我感觉好极了,我知道我有救了。”

无所谓悲伤。念念于心,世间安好。

《恰逢其时》

如若相遇,无论何时,都为时未晚。

是不是圣诞节一过,

一年就过完了?

永失我爱。

我还是失去了你……

夜里梦到你

你笑着说:

走,我们回家吧

第十九天。

你可以起来看我一眼了吧

宝贝,第十四天了

你该醒来了。

是谁那么慌,剪破四月的时光……

我开始怀念你

那一袭的长发……

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for the summer

 

没有阳光,看不到光亮。

实际上路灯早已亮起。

 

一直听那首

以吻封缄

黑夜里电波沙沙作响

 

我的烟头照亮我的黑暗

她说,转眼间,都老了。

我笑。

仿佛彼此嘴角残留的淡淡吻痕。

 

她没有消息,

她也没有消息。

只有,我还在纠结。

 

向左走,向右走……没有出口。

爱是一场回不去的旅行。

理想在哪里?永远咫尺之间,无法触及。

 

我想起你,

你隔着玻璃窗的手指,

那样纤细,温润

我却无法触及……

一只在路边悠闲散步的棕熊……

一支提拉米苏的冰淇淋。

雨丝轻浮在空气中。

 

路灯那样昏暗,

我走在回家的路。

 

梦中遇到房洁。

生日。念念不忘。

可是没有短信来。

独自等待。静静坐在那里。

 

好好的。

谁曾经这样对我说。

我好好的了。可你呢?我不知道。

没有人说话。

 

小龙女诞生了。

杨过在哪里?

今天真晚哪。

非晓挨打了。我心里也难过。

这么晚,那么远……

《2012.2.27 多云》

午夜,不得成眠。

《2012.2.26 阴》

以为有点发烧。36.5度。虚惊一场。

开了点药。步行回家,500米的距离。不算远。

 

天气依旧灰蒙蒙的,很冷。风从每丝空隙里往里钻。

 

我拉了拉衣服,裹紧。

《2012.2.25 小雪》

下雪了。晚间。

 

跟非晓一起做计划。写作息时间。

他说,周末可否睡个懒觉。我笑。算是默许。

 

明天,或者后天,在他心中,该是岁月静好吧。

现世安稳。各安天涯。

都只是个美好愿望。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田》

很久不再接触文字,午夜梦回,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吧。

春天来了,是否可以种点春风呢?

© 大米。/Powered by LOFTER